FOLLOW US
LATEST NEWS
THE TOPICS MAY INTEREST YOU
PLEASE SUBMIT YOUR E-MAIL ADDRESS

Public Security

Cross-border Digital Free-trade

GLOBAL EDUCATION · CULTURE · TUORISM

Health and medical

Finance and Investment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李元庆: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和反恐合作

发布于 April 27, 2020 作者:中金鹰和平发展基金会

李元庆,CGE高级研究员,中国阿拉伯交流协会副会长

阿拉伯国家概况


阿拉伯世界西起大西洋、东至阿拉伯海,北起地中海、南至非洲中部。总面积约1426万平方公里,约占世界总面积的近10%,其非洲部分占72%、亚洲部分占28%,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和宽广的海岸线,如大西洋、地中海、阿拉伯湾、阿拉伯海、亚丁湾、红海和印度洋;阿拉伯国家总人口约3.39亿,约占世界总人口的5%。阿拉伯国家共有22个,其中亚洲12个:海湾六国(海湾合作组织成员国GCC):沙特、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巴林、阿曼;加上叙利亚、伊拉克、也门、黎巴嫩、约旦、巴勒斯坦六国;非洲10个:埃及、苏丹、索马里、吉布提、科摩罗;利比亚、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毛里塔尼亚。在阿拉伯国家生活主要为阿拉伯民族,另有库尔德、柏柏尔、努比亚等民族;通用阿拉伯语,伊斯兰教是阿拉伯国家的国教。


中阿友谊源远流长

根据历史记载,两千多年前从中国的汉代(公元前206—220年)开始的丝绸之路,就成为连通中、阿两大文明的桥梁和纽带。

到中国的唐、宋时期,中国与阿拉伯的交往已趋密切。据史籍记载,自唐永徽二年(651年)至贞元十四年(798年)的百余年间,大食(阿拉伯)向唐遣使多达39次。唐中后期,大批阿拉伯人来华定居,学习中国文化,不断融入中国社会。当时来华的阿拉伯旅行家苏莱曼在《中国印度见闻录》中记有那时来华阿拉伯人的活动情况。唐人杜环曾留居大食多年,撰有《经行记》,详述了他所见所闻的阿拉伯民情风俗与宗教文化,介绍阿拉伯地区的情况。

丝绸之路在元代持续繁荣。中国四大发明及制瓷、纺织等技术陆续西传阿拉伯,再通过阿拉伯地区远传欧洲;阿拉伯科技文化与人文学科也大量传入中国,涉及天文、历算、医药、数学、建筑、军事、宗教、哲学等许多领域;当时引进的阿拉伯天文仪器多达7种;航海家汪大渊远涉重洋,穿行阿拉伯海和红海,至今日索马里、摩洛哥等地,并撰《岛夷志略》一书,记述了当时阿拉伯地区的情形。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也到访过中国,其《伊本·白图泰游记》对中国社会民情风物有详细记述。

明初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更为世人皆知,当时遍访海上丝路沿线国家,包括今阿曼、沙特、也门、索马里、埃及等阿拉伯国家,促进了中阿间的商业交往与文化交流。

民国时期,不少中国学者继续沿着丝绸之路赴阿拉伯世界考察访学,向当地民众、学界、教界介绍中国文化;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我们老师一代的多批学子赴埃及爱资哈尔大学留学,在攻读阿语、伊斯兰教等课程的同时,一面向国内刊物介绍阿拉伯、伊斯兰教的文化知识,一面在校内开设中国文化讲席,为中阿文明的互学互鉴实践开了先河。

“知识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这句至今仍在中东地区广为流传的阿拉伯古训,表达了阿拉伯人民对中华文明和中国智慧的倾慕与向往,激励着古今无数阿拉伯人来到中国。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阿友好交往与文化交流进入了新纪元。中、阿在各个领域的交流无论在广度或项目的种类和数量上都有明显的发展和提升,有力地促进了双方的传统友好情谊和政治互信。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50年代开始,到上个世纪1990年,22个阿拉伯国家全部与我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从根本上保证了双边关系的正常发展。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在新时期的新发展

在进入新时代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纪的近十年来,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双边关系在过去良好的基础上,获得了新的富有成果的发展。概括起来双边关系具有几大基石:

(一)共同点。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同属发展中国家,双方虽然资源禀赋各异,发展水平不一,但都处于各自发展的重要阶段,都肩负着实现民族振兴、国家富强的共同使命。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上呼应配合,维护各自的主权、独立、领土完整,促进稳定,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增进人民福祉是双方奋斗的目标和期望完成的历史使命。

(二)共同立场。阿拉伯国家是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的重要伙伴。中国秉持正确义利观,把促进阿拉伯国家和平稳定发展同实现中国更好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开创中、阿战略合作关系更加美好的未来。

(三)务实的政策。中国坚持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我们一贯倡导在中东实践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支持阿拉伯和地区国家建设包容、共享的地区集体合作安全机制,实现中东长治久安与繁荣发展。中国的对外政策获得阿拉伯国家的普遍赞扬,阿拉伯国家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对中国的支持也一直是良好的口碑。

(四)认识一致的反恐行动。双方均表示坚决反对和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反对将恐怖主义同特定的民族、宗教挂钩,反对在反恐的问题上实行“双重标准”。中国和阿拉伯国家都是恐怖活动的受害方,同时也是反对和消灭恐怖势力的中坚力量。


机遇和挑战共存

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在各个领域里的交流,虽然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也面临诸多挑战,但是机遇始终并存。国际上各种极端势力仍在不同文明之间制造断层线,国际话语霸权还在鼓噪“中国威胁论”、“伊斯兰威胁论”、“伊斯兰恐惧症”等,从外部干扰和妨碍中、阿间的交流合作。但是我们相信,只要中、阿双方坚持秉承“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面向未来,精诚合作,中阿交流合作的前景一定会无比广阔。

阿拉伯国家“向东看”的政策导向,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与中国在各个方面的合作。

2004年1月宣告成立的“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至今已走过14年,当初提出的“以相互尊重为基础,增进政治关系;以共同发展为目标,密切经贸往来;以相互借鉴为内容,扩大文化交流;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的共识,已经成为双方一致的奋斗目标和努力方向。中阿合作论坛成立迄今,已发展成为涉及众多领域并建有十多项机制的中阿高端合作平台,为促进中阿战略合作、推动中东地区治理发挥出日益重要的作用,特别是自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论坛已成为新时代中阿务实合作、共建“一带一路”的有力支点。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因为丝绸之路相知相交,中阿双方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合作伙伴。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反恐合作

(一)良好的政治基础保证了良好的反恐合作的格局

如上所述,中阿交往源远流长,历久弥新。双方在古丝绸之路上“舟舶继路、商使交属”;在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斗争中并肩奋斗、患难与共;在各自国家建设事业中相互支持、互利合作,谱写了合作共赢的灿烂篇章。历史和实践证明,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无论面临怎样的艰难险阻,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始终是互惠互利的好伙伴、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同样在国际反恐问题上,中国和阿拉伯国家有着天然的共识和明确的认知;2017年4月在中国银川召开的“中国—阿拉伯国家政党对话会”上,强化了中阿命运共同体意识:双方同为发展中国家,历史遭遇相似,共识广泛,利益相连,双方应该加强交流互鉴,有利于更好地发展壮大,也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加均衡、多元和健康;加强了对政党引领作用的认识。政党肩负着推动政治生态建设、谋划经济社会发展、表达民众意愿诉求的使命和职责,愿更好地发挥政治引领作用,给双方的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就加强反恐国际合作形成了共识,坚决反对和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反对将恐怖主义同特定的民族、宗教挂钩,反对在反恐中采取“双重标准”。

(二)历史和现实缘由导致地区形势不稳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同属发展中国家,人口之和占世界总人口近四分之一,双方国土面积之和占世界陆地面积六分之一,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八分之一。

由于阿拉伯国家所处的重要战略位置和自身拥有的丰厚的自然资源,长期以来必然成为世界上各大势力争夺的焦点。大国长期干涉阿拉伯国家事务,扶植代理人,拉一个打一个。加之阿拉伯世界内部矛盾错综复杂,导致许多阿拉伯国家局势长期动荡不安,无暇顾及其他方面的问题。

内部不合及外部干涉,成为这一地区局势不稳的主要原因,也同样成为了恐怖势力活动的温床。中东地区普遍发展滞后,治理不善,有些国家深陷战乱,动荡不宁。

中国在中东“不找代理人、不搞势力范围、不谋求填补‘真空’”的庄严宣誓,说明中国在阿拉伯国家没有地缘政治图谋,而是通过共建共享,互利共赢,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共同发展。

因此阿拉伯国家需要团结一致、逐步摆脱外来干涉、开展务实的国际合作,尤其是需要与中国这样的老朋友、可靠的合作伙伴实行真诚合作,致力于彻底铲除滋生恐怖势力的土壤。

(三)反恐行动要抓根本

中东地区的动荡不安导致恐怖活动的频繁发生,有其内部和外部的因素,但是其根源出在发展,出路最终也要靠发展。发展是广大阿拉伯国家的当务之急,也是推进中东治理的有效途径。跨入新时代的中国,致力于做中东和平的建设者、中东发展的推动者、中东工业化的助推者、中东稳定的支持者、中东民心交融的合作伙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新时期的合作,将主要聚焦改革与发展问题,即从根本上治理产生社会不稳定的缘由。

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新时代的中阿合作,正在为促进国际交流合作、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行着伟大实践,致力于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与“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理念付诸实施,以实际行动向世界回答“中东之问”,携手破解发展难题,推进地区治理,为阿拉伯世界和中东地区的和平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向国际社会展现不同文明“交而通”“交而和”的伟大智慧。

中国在四年前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破解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难题,对于阿拉伯国家今后的发展道路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引领作用。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共建“一带一路”、让双方优质资源实现更好的配置和融合,为促进共同发展提供巨大推动力,使中阿战略合作包括反恐方面合作的内涵更加丰富,水平得到不断提升。

向往和平稳定,谋求繁荣发展,是阿拉伯各国人民的普遍愿望和共同诉求。只有实现经济腾飞,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阿拉伯国家才能逐步走出困境。

(四)分步骤推进双边的务实合作

 恐怖势力不是短时期产生和出现的,因此彻底铲除恐怖势力、消除恐怖活动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首先需要倡导和实践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为实现该地区的长治久安与繁荣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再则需要支持地区各个国家建设包容、共享的地区集体合作安全机制,使得恐怖势力失去活动空间,迫使恐怖分子无处可藏,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另外,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也需要“互信、共享、同治”;在政治上和执法部门上互信、互相支持、互为补充;在技术上互相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借鉴;在行动中相互配合、协调。

(五)设备、器材和技术上的合作必不可少

 除政策、措施方面的协调一致外,人力、技术、器械方面的合作也必不可少。中国具有这方面的领先优势,阿拉伯国家有这方面的巨大需求。“中国制造”在阿拉伯国家很受欢迎,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将是“势不可挡”!

合作往往是双方的、相互的。阿拉伯国家经历长期的动乱,遭受了不可想象的灾难和痛苦,但同时也积累了比较丰富的反恐、防恐的实践经验。在这点上双方可以取长补短,并肩作战,加强双方警方、军方人员的互访,扩大交流,深化装备、器械方面的合作和各类专业技术的交流,举办专业培训、开展联合训练等。


提请注意的几个问题

(一)在应对传统领域恐怖活动的同时,不应该放松对非传统领域的安全保障,应同时提高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能力。

(二)避免“情绪化”:不要以国别、民族、宗教甚至姓名作为初期衡量标准,从而导致不必要的麻烦,使真正的恐怖分子钻空子。

(三)少说多做,宣传上不宜“人云亦云”,突出自身的优势;逐渐转变到多做多说,加强宣传攻势,在国际场合争取话语权。

(四)加强人文交流、民间往来:我方可适当邀请阿拉伯朋友参加一些有代表性的活动,同时也争取出席一些对方类似的活动,增进了解、加强合作。

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在政治上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在许多重大的国际问题上具有相同或相似的观点;在经贸合作领域里“互补性”很强,双方合作领域的潜力巨大;在民心上易于沟通,自古以来就是好朋友、好伙伴。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些独特的优势,在反恐领域的合作上走出一条具有中、阿特色的成功的道路。相信我们一定能够达到共同努力的目标,一定能够取得反恐斗争的最终胜利!


李元庆简介

     李元庆,中国阿拉伯交流协会副会长,2003年至2007年任中国驻沙特大使馆商务参赞。一直从事国家大型重要活动的阿拉伯语翻译工作,先后在叙利亚、埃及、科威特、伊拉克、阿联酋、摩洛哥、沙特等国工作。

     2010年开始担任中央电视台阿拉伯语频道“国际问题专家”,2011年至2018年连续担任“两会”直播同传翻译。撰写和翻译出版多项学术著作。


         本文摘自《2018亚太公共安全论坛论文集》。

         资料整理: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

         2020年4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