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LATEST NEWS
THE TOPICS MAY INTEREST YOU
PLEASE SUBMIT YOUR E-MAIL ADDRESS

Public Security

Cross-border Digital Free-trade

GLOBAL EDUCATION · CULTURE · TUORISM

Health and medical

Finance and Investment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徐长银:美国智库作用

发布于 March 19, 2019 作者:中金鹰和平发展基金会

徐长银 CGE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一、全球智库


根据最具权威性的全球智库研究机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2018年1月30日公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7》统计,2017年,全球共有智库7815家,比2016年的6846家增加了969家;美国是拥有智库最多的国家,2017年美国共有1872家智库,比2016年增加了37家;智库数量排在第二位的是中国,2017年拥有智库512家,比2016年的435家增加了77家。

在《全球智库报告2017》的全球智库综合排名榜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列入前十名的智库中,美国有5家,另外4家美国智库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第三位),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第五位),传统基金会(第八位)和兰德公司(第九位)。排在前十名的其他国家的智库分别是法国、比利时、英国和巴西,英国有两家智库进入前十名。

在全球智库综合排名百强榜中,有中国智库7家,排在最前的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在百强中排在第29位。在亚洲智库排名90强中,有27家中国智库,排在首位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在90强中列为第4位。中国是智库数量最多的第二大国,但还不是智库强国,中国智库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

《全球智库报告》对智库排名依据的是智库综合影响力,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提出的战略思想和政策建议被政府采纳的有多少;二是为政府输送了多少发挥重要作用的专家型官员;三是举办了多少对社会舆论产生巨大影响力的高级别研讨会;四是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和对公众教育的影响力;五是在帮助政府官员调解和处理冲突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二、美国智库


美国的智库对美国政府制定政策、对社会舆论的导向以及对企业的决策发挥了重要的影响。智库的作用在美国政治经济生活中已经完全不可或缺。比如,美国成立最早的布鲁金斯学会,在二战结束后,对外提出了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建议,对内建议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都被政府采纳。又如冷战结束后,美国传统基金会和兰德公司提出“扩大北约”、“退出反导条约”以及“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等战略构想,都被美国政府采纳和实施。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的对华政策,包括对台湾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听取了传统基金会的意见和建议。美国智库十分重视对重大战略问题的前瞻性研究,及时向政府提出建议;美国政府根据形势的需要也时常向一些高端智库提出一些课题研究。

美国智库与美国政府不仅在战略研究和政策决策方面的互动十分密切,而且人员交往也十分频繁。一些智库内的知名专家纷纷进入政府担任要职,而一些政府官员在卸任后到智库或者回到智库担任研究员。这种经历了“旋转门”的专家和学者对智库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深入推动作用。例如,担任过美国国务卿的亨利·基辛格、乔治·舒尔茨和马德琳·奥尔布赖特等,以及担任过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基等,都曾是美国智库的知名专家和学者,或者是卸任后又回到智库继续发挥重要的影响力。

美国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是美国智库大显实力的最佳时期。参选的总统候选人一般都要到智库里挑选人员作为自己竞选班子的智囊,更重要的是吸纳智库提出的一些战略思想作为自己吸引选民的竞选纲领。智库在竞选期间也根据选民的思想动态对一些新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提出一些新的建议和研究成果。智库的作用和影响力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可以说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美国智库一般都是非赢利组织,他们的资金来源主要靠财团、企业和政府的资助,也有一些社会团体和个人提供资金。美国最著名的布鲁金斯学会,创建于1916年,创建人是一个名叫罗伯特·布鲁金斯的商人和慈善家,学会初期主要从事实用性的政策研究,其总部一直设在首都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成立100多年来,对美国政府,尤其是对民主党政府,对美国国会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在组织结构上,布鲁金斯学会实行董事会负责制,董事任期为三年一届,目前董事会有80多名成员,主要由著名的企业家、银行家、专家和学者组成。其研究人员大约有200人。学会每年的经费为4000万美元,学会自己的资金来源是学会创始人罗伯特·布鲁金斯创立的专项基金、学会出版物的收入和其他一些投资收入。该学会主要得到美国东部财团的支持,洛克菲勒财团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美国一些大企业以及美国一些媒体,如《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及ABC和NBC等传媒大亨都提供资助。此外,学会还从为政府官员提供咨询会议收取高额费用。

美国智库一般都强调自己是“非营利的、独立的和无党派的”色彩,提供“不带任何意识形态色彩”的思想,充当学术界与公众政策之间的桥梁,向决策者提供最新信息,向公众提供有深度的分析和观点。但是事实是,智库背后提供资助的财团和大企业,出于自身的利益或为了获取更大利益的需要,常常通过智库发表调研报告,影响社会舆论,左右政府决策以实现自己的利益。简单地举例来说,得到东部财团支持的智库往往主张美国加强跨大西洋经贸关系,而西部财团支持的智库则强调跨太平洋经贸关系。智库资金来源直接影响它们的研究倾向,这是美国智库不可跨越的弊端。


原文刊登在中金鹰和平发展基金会《2018亚太公共安全论坛》论文集。

2019年3月13日作者同意在CGE媒体转载。



个人简介

徐长银,新华社高级编辑。现任华语智库执行理事长,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学术部主任、副秘书长、高级研究员。曾担任新华社常驻美国华盛顿记者,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报社副总编辑、总经理,中国报业协会书记处书记。